<acronym id="saeuk"><center id="saeuk"></center></acronym>
<rt id="saeuk"><center id="saeuk"></center></rt>
首頁  >  文化歷史
南宋時一首愛國詞很出名 驚動了當時的皇帝

2021-08-10 來源:騰訊網

《水調歌頭·平生太湖上》是南宋時期無名氏創作的一首詞。這首詞以沉痛的心情,憂傷的筆致,抒發抗金無路、報國無門、功業未就而歸隱江湖的悲憤。據說這首詞是題在吳淞江長橋上的,沒署姓名。后來傳入宮廷,宋高宗趙構與丞相秦檜都曾追查作者,但毫無結果。

01、原文

建炎庚戌題吳江

平生太湖上,短棹幾經過。如今重到,何事愁與水云多?擬把匣中長劍,換取扁舟一葉,歸去老漁蓑。銀艾非吾事,丘壑已蹉跎。

膾新鱸,斟美酒,起悲歌。太平生長,豈謂今日識干戈。欲瀉三江雪浪,凈洗胡塵千里,不用挽天河?;厥淄鰸h,雙淚墮清波!

02、注釋

1.吳江:即吳淞江,太湖的支流。

2.“平生太湖上”二句:我以前曾幾次乘舟經過太湖。平生:從來。太湖:古名震澤,又名具區,位于江蘇、浙江之間。短棹:此指小船。經過:曾經經過。

3.“如今重到”二句:如今我重來此地,為什么總覺得愁恨像湖上的云、湖中的水那樣多呢?

4.擬把:意為準備把、想把。長劍:古人佩劍,表示要爭取功名。

5.“換取扁舟”二句:以劍換舟,暗示報國無門。只好終老江湖。老:終老。漁蓑:漁人穿的蓑衣。此指漁釣之事,即隱居江上。

6.“銀艾非吾事”二句:掌管印信本不是我要做的事情,即無意仕途,想寄情山水,也因被瑣事耽誤而未能成行。銀:銀印,即官印。艾:像艾草殷綠色的拴印用的絲帶。丘壑:山丘溝壑,泛指山水。蹉跎:虛度光陰。此指失時。

7.膾(kuài)新鱸:燒煮新鮮的鱸魚吃。膾:把魚肉切細。鱸魚是吳江、松江、太湖一帶的名產。

8.“太平生長”二句:意謂自己生長在太平盛世,萬萬沒有料到今天要飽嘗兵戈之苦。豈渭:哪料到。干戈:古代兵器,這里代指戰爭。

9.三江:指流人太湖的吳淞江、婁江、東江三條支流。雪浪:白浪。

10.凈洗胡塵:指消滅一切入侵的敵人。胡塵,指金人侵略者。

11.挽天河:卷起天河之水(用以洗凈甲兵),暗指休戰。此句意謂北方失地未收復,決不能休戰求和。作者此處反用杜甫《洗兵馬》詩:“安得壯士挽天河,凈洗兵甲長不用?!?/p>

12.“回首望霄漢”二句:意謂作者滿懷報國志向,可是朝廷無意北伐收復失地,空使志士傷心垂淚。霄漢:本義是指天空,這里暗指朝廷

03、譯文

建炎四年庚戌年題于吳江

我以前曾多次乘著小船經過太湖,如今我重來此地,為什么總覺得愁恨像湖上的云、湖中的水那樣多呢?我準備把匣中的長劍,換成一葉扁舟,歸隱江上。做官本不是我要做的事情,寄情山水的隱居生活都被耽誤了。

切上鱸魚,斟起美酒,放聲悲歌。生長于太平年代,哪里想到現在要遭逢戰亂。我想要傾瀉三江的水浪,消滅盡金人侵略者,決不要休戰求和。但回頭來看看朝廷,朝廷無意收復失地,讓人傷心垂淚。

04、賞析

這首詞以沉痛的心情,憂傷的筆致,抒發抗金無路、報國無門、功業未就而歸隱江湖的悲憤。

上片著重寫功業無成而將隱居江湖的憂傷情懷?!捌缴?,短棹幾經過?!币簧L在太湖邊上,劃著小船在太湖多次來往。首句點明作者生長的地點,二句寫出泛舟太湖的情景,行文中含有一種安閑自在的寓意。

“如今重到,何事愁與水云多?”意思是說:現在又來到這里,為什么心中的愁緒跟水云一樣的繁多呢?“如今”,表明時間?!爸氐健?,說明舊地重游。接著提出疑問,突出心中的憂愁多如云水。這樣,就將這次重游太湖如往日不同的心境明顯地表達了出來。

“擬把匣中長劍,換取扁舟一葉,歸去老漁蓑?!弊约捍蛩惆严恢械拈L劍去換取一葉小舟,從此歸隱江湖,做穿蓑衣的老漁翁。這三句是激憤之詞 ,失意之語,不再想抗金建功之事,而要歸隱于漁。為什么會產生這樣的情緒呢?因為南宋初年,金人大肆南侵,當時秦檜專權,朝政日益弊敗。有志發奮圖強之士報國無門,因此不少具有匡世濟民之才的熱血男兒灰心喪志,只求歸隱。這里,從一個側面反映了當時某些人的思想狀況。

“銀艾非吾事,丘壑已蹉跎?!弊龉俨皇俏业氖虑?,早就該退隱山林了。這是一種不滿現實而無可奈何的情緒的流露。

下片主要抒寫抗金的懷抱?!澳捫瞒|,斟美酒,起悲歌?!鼻皟删鋵憵w隱后的生活情況——吃魚、喝酒,怡然自得。后一句唱出心中的積郁,抒發對當時現實不滿的深沉感慨。而這兩者緊密聯系在一起,可見歸隱不是心甘情愿的。大有“人在江湖,心憂漢闕”之意。

“太平生長,豈謂今日識干戈?!痹谔綍r期生長,哪里會知道如今卻遭遇著戰爭的動亂。表面上是說自己生逢不幸,實際上卻影射北宋王朝的覆滅,是由于沉溺于奢侈淫逸的腐朽生活所導致的結果。

這里巧妙地運用了李后主《破陣子》中“鳳閣龍樓連霄漢,玉樹瓊枝作煙夢。幾曾識干戈”的詞意。這正是作者“起悲歌”的主要原因。

“欲瀉三江雪浪,凈洗胡塵千里,不用挽天河?!贝笠馐钦f:只要傾瀉三江之水,就可洗凈千里戰痕,用不著力挽天河。這不是故作驚人的壯語,而是作者抗金抱負的集中體現。杜甫《洗兵馬》中有“安得壯士挽天河,凈洗甲兵長不用”的詩句,這三句反用其意?!安粸橥焯旌印?,表明江南的人民有足夠的力量,暗示對南宋朝廷不抱任何幻想。

“回首望霄漢,雙淚墮清波!”回頭仰望天空,兩行熱淚似斷串的珠兒滾入湖中。因為江南人民有信心、有力量抗金,但極力主張對金妥協的南宋王朝是決不會支持人民自發起來抗金的行動的。以空灑熱淚做結,充分地表現了作者的悲憤心情已到了難以言狀的程度。

全詞深沉激憤,慷慨悲涼,作者樸實而又自然地運用了“愁如水云多”的心境與“洗凈邊塵千里”的壯懷痛苦地交織在一起的寫法,充分反映了當時有志抗金而又無用武之地的愛國者的矛盾心理,從而有力地斥責了南宋王朝的腐朽無能。

分享到:
責任編輯:佳夢
午夜爽爽爽男女免费观看hd,色屁屁WWW影院免费观看,老司机免费的精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