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saeuk"><center id="saeuk"></center></acronym>
<rt id="saeuk"><center id="saeuk"></center></rt>
首頁  >  凱風專區  >  曝光
癡“信師”難逃魔掌 苦“消業”惜殞“神路”

作者:侯春霄 · 2021-07-14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張衛東的老伴去世于2011年8月4日,當時,她才67歲。

她本來可以不死的! 她患的是高血壓和糖尿病,最后也死于糖尿病。 不過,這卻不是她致死的主要原因。

若在從前,張衛東肯定不會把老伴真正的死因說出來。然而,現在他要說。不但要說,還要大聲地說,讓所有人都能聽到。

他說:“都是‘法輪功’害死了她!”

 

面對鏡頭,張衛東表情平靜,述說中包含著深深的惋惜,更包含著對邪教“法輪功”的無比憤恨。

張衛東是河南省舞鋼市人,出生于1943年。1996年,不慎誤入“法輪功”邪教組織。隨著“修煉”的日漸“上層次”,后來居然“精進”到舞鋼市“法輪功”輔導站站長的位置。在此之前,對于“師父”這般“福報”,作為“常人”的他是從來不曾想到過的。

 

由于在“法輪功”邪教組織里受到重用,張衛東心里很有成就感。而讓他始料不及的是:這個“官位”在滿足虛榮心的同時,也害了他和他的老伴。

張衛東說,他的老伴叫沈春聲,1944年出生,練“法輪功”之前一直生活在農村。那時,由于他一直在外省工作,家庭生活的重擔便全都落在沈春聲肩上。沈春聲自己種著十幾畝地,還要照顧老人和孩子。田間的體力勞動是相當繁重的,但是,挑著家庭生活的重擔一路走來,她卻從未喊過一聲苦,叫過一聲累。勞動不僅鍛造了她樂觀向上的品格,更賜予她一副健康的體魄。在接觸“法輪功”之前,她的體質一直是相當不錯的。

 

然而,她的命運卻隨著丈夫墜入邪教“法輪功”而被徹底扭轉。

張衛東在接觸“法輪功”以后,很快就進入癡迷狀態。每天雷打不動的集體練功和“學法”讓他越來越覺得“法輪功”是個好功,越來越認為跟對了“師父”,直至“師父”說啥他就信啥?!皫煾浮闭f“一人練功全家受益”,他就趕緊把老伴也拉進“法輪功”里。

 

與眾多上當受騙的“法輪功”習練者一樣,張衛東和沈春聲習練“法輪功”的初衷也只是強身健體,剛開始并不知道什么“法理”的“深奧”和“超?!?。

而祛病健身只是“法輪功”招徠信徒的幌子,等待信徒的卻是無休止的“學法”洗腦。

與張衛東一樣,沈春聲也漸漸變成了“師父”的“弘法”工具和牽線玩偶,頭腦中健康向上的東西被洗得干干凈凈,最后只剩下一個“師父”和一個“大法”。

 

他們就這樣在“法輪功”邪教組織里混混沌沌的熬了兩年。在這兩年里,雖然沒看到過什么“圓滿”,但是,虛假的“法輪”“法身”“能量場”卻早已攝取了他們的靈魂,而“師父”鼓吹的“練功人不會生病”的邪教歪理也使他們堅信自己永遠不會得病。

但是,就在日復一日的苦苦“修煉”中,就在“師父”的“法身保護”之下,沈春聲被“師父”“清理”過的身體卻悄悄患上了糖尿病。

1998年,沈春聲感到身體奇癢。這本是患糖尿病的先兆,但因為“信師信法”,張衛東和沈春聲都沒把它與生病聯系起來。

 

往后,沈春聲的病情慢慢顯現出來,可他們還是癡迷的認為這是“師父”給“設的關”,是“師父”對“練功人”的考驗。

既然是“設的關”,那就是說過了這一關就能“上層次”,興許還能“圓滿”。

這么一想,還得聽“師父”的:不打針不吃藥,在家“消業”!

在此期間,子女們多次要帶沈春聲去醫院檢查治療。

可是,沈春聲堅決不答應。

張衛東也堅決不答應。

再往后,沈春聲的病情越來越嚴重,而他們依然認為這是“師父”在幫著“消業”。

 

“消業”使沈春聲的病體日漸消瘦。病情嚴重的時候,她甚至連家門都不敢出。

而其中的緣由荒唐而又可悲:他們都是“大法弟子”,不想讓人說因為練“法輪功”而得了??!

子女們實在看不下去了,強行把沈春聲送進醫院。經過檢查,得出的結論令人吃驚:尿糖已是三個加號!

醫生問為什么不早點住院治療。

沈春聲不讓子女們說出原因。

張衛東更是不讓子女們說出原因。

目的只有一個:不能給“法輪功”抹黑!

 

既然認為看病是給“法輪功”抹黑,那就不能住在醫院。于是,沈春聲鬧著出了醫院,回到家里接著“消業”。

“師父”給沈春聲“設的關”沒能讓她“上層次”,反倒讓她的病情一天天加重。同時,“師父”及“大法”本身也沒有“上層次”;如果硬要說“上層次”的話,也只能說“法輪功”的“上層次”就是越來越多的暴露出邪教本質。

1999年7月,倒行逆施的邪教“法輪功”終于被政府依法取締。

“師父”李洪志跑到了國外,而其編造的歪理邪說卻始終牢牢控制著張衛東夫婦。他們依然不敢“給‘法輪功’抹黑”,沈春聲依然在苦苦“消業”。

 

到了2000年,張衛東和沈春聲的思想卻悄然發生了改變,在子女勸說下,沈春聲終于再次去了醫院。這一方面是因為她實在扛不下去了,另一方面則是張衛東對“法理”有了新的“領悟”。張衛東是這么想的:作為舞鋼市“法輪功”輔導站站長,萬一自己的家人有個三長兩短,別人就會說:張衛東還是站長哩,怎么“法輪功”連他的家人都不保?那樣,豈不是給“法輪功”抹黑?現在正處于“特殊時期”,打針吃藥“師父”是可以原諒的!抱著這種為“大法”著想的念頭,他也力勸沈春聲去醫院治療。

 

醫院的藥物治療產生了明顯效果,那段時間,沈春聲的病情一天天向著好的方向轉變。

可是,逃到國外的“師父”李洪志并不會“原諒”弟子。為達到險惡的政治目的,他連續發布邪惡“經文”,無視信徒生命,慫恿他們“走出去”“護法”。他在“經文”里以“圓滿的最后機會”為誘餌,對癡迷信徒進行誘騙,胡說什么“弟子們在等待著圓滿,我也不能再等了”。如此荒誕的“經文”,讓少數“真修弟子”覺得離所謂的“圓滿”似乎只剩一步之遙。

此時,有“功友”對沈春聲的服藥治病產生了質疑,認為沈春聲這樣做有違“法理”。

 

而張衛東的思想也在“師父”的誘導下發生了轉變。他認為:“師父”說練功人是不會生病的,即使查出有病,只要你否定它,認為它不是病,那么,它也就不是真正的病。再說了,現在已經到了“圓滿”的最后時期,正是考驗“真修弟子”“心性”的時候,更應該“信師信法”,尤其不能給“大法”抹黑!

“功友”們怪沈春聲“悟”性太差,說都到最后了,你是怎么“信師信法”的?

為“不給‘法輪功’抹黑”,張衛東又極力勸說沈春聲停止服藥。

這樣,沈春聲又一次把藥停了。

 

停藥后,沈春聲的病情迅速加重,有時在晚上打坐練功時竟然也會暈倒。即便如此,她也不肯告訴家人,依然堅持“修煉”,堅持“消業”。

張衛東則鼓勵沈春聲說:“你這樣‘信師信法’,‘師父’一定會管你,不會放棄你的!”

2003年以后,沈春聲的病情更加嚴重,經常發生昏迷。子女們不顧她和張衛東的堅決反對,多次強行把她送進醫院。她去過舞鋼市人民醫院,還去過舞陽醫院和平頂山醫院,后來還去過鄭州的醫院。

 

在此期間,沈春聲前后六次被子女強行送進醫院。而每次病情稍有好轉,她就認為這是“消業”的結果,于是就鬧著出院?;氐郊依?,照舊“消業”。

黨和政府沒有放棄張衛東夫婦,反邪教志愿者多次主動登門,耐心細致的做他們的思想工作,希望他們能盡早走出“法輪功”邪教泥潭。2010年,在舞鋼市心理矯正中心,經過反邪教志愿者幫助,張衛東終于看清了邪教“法輪功”的真面目,認識到自己是受“法輪功”邪教歪理蠱惑才走上了邪路,并做了一些糊涂事。

 

醒悟后,張衛東最惦記的就是沈春聲:由于受“法輪功”邪教歪理毒害太深,她的病情已經發展到非常嚴重的地步;早一天擺脫“法輪功”精神束縛,她就會多一分生的希望。所以,張衛東帶著脫離苦海的喜悅,立刻趕回到家里。

回家之后,通過幾天的促膝談心,沈春聲終于徹底醒悟,同意去醫院接受治療。

可是,他們的醒悟來得太遲了!正如張衛東所言:沈春聲就像一盞行將熄滅的油燈,燈油早就被熬干了。

 

各種醫療手段都用上,依然沒能留住她的生命。

沈春聲就這樣走了!臨走前,她應當有很多話想說……

張衛東說:“是我把她拉進‘法輪功’的,這是我終生的遺憾,終生的恨!”

分享到:
責任編輯:力楓
午夜爽爽爽男女免费观看hd,色屁屁WWW影院免费观看,老司机免费的精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