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saeuk"><center id="saeuk"></center></acronym>
<rt id="saeuk"><center id="saeuk"></center></rt>
首頁  >  凱風專區  >  曝光
從“包工頭”到失業老頭

作者:小草 · 2021-07-21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我叫吳偉泉,男,1959年8月出生在廣東省梅州市。我21歲起在梅州市某住宅建筑公司從事施工技術的工作,在公司做了5年多后,年少氣壯的我決定自己承包工程,當上了包工頭。

      

1997年10月的一天,我晨跑經過市郵電大樓大門口,看到有人聚在那里練功。我出于好奇走過去看一看,這時有一位阿姨向我介紹“法輪功”,還說能祛病健身。當時我的身體不太好,于是問她:“要不要交學費?”她說:“免費教功?!碑敃r我就買了一本《轉法輪》。

 

我以前沒有接觸過任何氣功,看到“法輪功”的書后,認為“法輪功”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要按書中說的“真善忍”要求去修煉。為了祛病健身,每天早上6點起床到練功點練功,晚上學法,有時與“同修”交流練功心得。經過一段時間,我自我感覺身體好多了,認為是“法輪功”救了我,于是更積極地練功學法,甚至晚上也經常出去“弘法”。為了提高層次,我還多次參加鄉鎮的“弘法”活動。

      

為了“弘法”,按照“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的要求,我負責了全部交通費用,還自掏腰包印刷了宣傳資料。我自認為是做了善事,積了德,提高了層次。一心沉迷“練功”“弘法”,我根本顧不上接工程,也沒有精力去設計圖紙,還導致其中一個工程出現了質量問題,倒賠了26萬元合同款不說,還損失了信譽。

     

1998年冬的一個晚上,我睡夢中突然感到腸胃翻江倒海,坐臥不安,但心里想的是“師父”李洪志在幫我“消業”,我要上層次了。妻子見我難受,準備帶我去看醫生,我說自己一定會挺過去?,F在回想起來都覺得非常后怕,如果當時是要命的病,后果就不堪設想了。

     

1999年7月的一天,練功點負責人說:“政府宣布取締‘法輪功’,不能再練功了,我們有時間的、不要上班的,8點到市政府信訪辦去反映情況,大家盡量參加?!蔽?點趕到市政府門口左側空地,已經有很多人在那里聚集。我看見有5個人進了信訪辦,約1個小時后他們都出來了,大聲說:“正式宣布取締‘法輪功’,大家馬上離開現場?!?

     

我回到家里想不通,心想是不是政府沒有調查清楚搞錯了吧。有功友來找我,說要去北京上訪,費用不夠,我原本也要去,臨出門時突然想起有幾份工程圖紙必須要親自設計,我于是停下腳步,轉身回房把家里的現金3.6萬元交給了他們,親自開車把他們送到火車站。

 

送走上訪功友后,居委會主任、派出所民警來我家找我,他們對我說:“‘法輪功’被國家取締了,不能再練了?!碑敃r我答應他們,但心里對“法輪功”堅信不疑,偷偷在家里練功。我反復地看書學法,沉迷在李洪志的歪理邪說中,認為現在人類道德敗壞了,相信人類馬上要有大劫難,地球要爆炸了,腦海里把李洪志當成了救世主。

 

我想世界末日就要來了,掙再多錢也沒有用,干脆就不再承包工程,有客戶來咨詢生意我也一概拒絕,家里一下子斷了經濟來源。父母的生活費和2個女兒的學費我也不聞不問。在李洪志的新“經文”“不會再有10年了、時間不多了、最后的最后了”的蠱惑下,我到處講“真相”、講“三退保平安”、散發“法輪功”的資料等,還毅然賣掉車子和房子,湊了30萬元,購買了電腦、打印機和光盤等,制作條幅、標語等宣傳資料在公共場所懸掛、張貼和散發。人手不夠時,我就帶上我妻子一起去幫忙,偷雞摸狗般宣揚“法輪功”。一旦做起這些事,人就沒有了理性。我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說精神控制,無視國家法律,不顧一切后果。  

 

如今,我很慶幸自己及時清醒了過來,認識到了“法輪功”的危害性。我認真反省,自己練功學法后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我其實是什么都沒有得到,就是一場空。我不僅擾亂了社會秩序,破壞了國家法律法規,更是給親人帶來了無盡傷害,連累了妻子,特別是給行動不便已八十高齡的父母、岳父母帶來了巨大的痛苦。兩個女兒原本學習成績優異馬上高考,因家庭沒有了經濟來源不得不放棄大學夢,早早地輟學外出廣州打工補貼家用,一個原本幸福的小康家庭就這樣毀在了我的手里。我為人子、為人夫、為人父沒有盡到應盡的責任,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法輪功”這個邪教害的。

      

(案例選自《3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

分享到:
責任編輯:徐虎
午夜爽爽爽男女免费观看hd,色屁屁WWW影院免费观看,老司机免费的精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