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saeuk"><center id="saeuk"></center></acronym>
<rt id="saeuk"><center id="saeuk"></center></rt>
首頁  >  凱風專區  >  曝光
她死在“圓滿之年” 臨終喊“我練錯了”

作者:侯春霄 · 2021-08-03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2012年5月5日,郝平悄無聲息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至此,她已經在邪教“法輪功”里苦苦掙扎了17年。

按照“師父”李洪志的說法,這一年本該是“圓滿之年”,她也一直是奔著“圓滿”和“成仙成佛”而潛心“修煉”的。至于“圓滿”究竟是個啥,她卻始終沒弄明白。不光是一個“圓滿”,“師父”所說的那些“法理”她全都沒弄明白,譬如說“法輪”“法身”“白日飛升”什么的,也都只是覺得挺玄,卻從來沒有細想過會是個什么樣子。說來說去一句話,只因相信“師父”有“大神通”,她才把這些都當成了真的。

 

據她的鄰居說,臨終之前,她終于醒悟了。醒悟是一種解脫,也應該是新生活的開始,只可惜她的醒悟來得太遲,再也無法享受生活的美好。她留給人們的是太多的嘆息,還有對邪教“法輪功”徹骨的恨,而最令人不能忘記的還是那句撕心裂肺的呼喊:“我練錯了!”

 

郝平出生于1938年,生前是佳木斯塑料一廠的退休職工。老伴去世早,兒女不在身邊,多年以來,她一直是獨自生活。她性格隨和,鄰里關系處得很好,因此,從來沒有感到過孤獨,倒是覺得日子過得恬淡舒適。

不幸的是,溫馨平靜的日子因為“法輪功”的出現而被徹底打破。

據郝平的鄰居老徐回憶,郝平是在1995年接觸的“法輪功”。當時正值“氣功熱”時期,邪教“法輪功”也打著“祛病健身”的幌子誘人入伙,肆意擴大隊伍。郝平退休之后比較清閑,經常到江邊去散步,而那里也正是各類“功法”的集中演練之所。一來二去,她便被“法輪功”人員緊緊盯上。

 

“法輪功”人員告訴郝平:“法輪功”是“祛病健身”的功法,練功能包治百病,有“師父”李洪志幫著“消業”,以后生病就再也不用打針吃藥了。

郝平本來就患有高血壓、心臟病,一直都在吃藥,聽他們這么一說,于是便有了這樣的想法:練功要是能祛病健身,往后就省下了打針吃藥的錢,反正自己也沒什么事,閑著也是閑著,倒不如先練一段時間試試!

這樣,郝平便糊里糊涂地進到“法輪功”里。

 

自從進到“法輪功”里,郝平便把藥停了。此后,她又結識了一些“功友”。在集體練功點,通過與這些被洗腦的“功友”不斷交流“練功心得”,最初被灌輸的“練功包治百病”思想在她的頭腦中漸漸扎下了根。

見郝平對練功著了迷,“法輪功”邪教組織又不失時機地對她進行更深一步的蠱惑。他們告訴郝平:只要真心“修煉”,就能得到“師父”的“法身”保護,就能“上層次”,就能修出“法輪”,就能“白日飛升”,最后達到“圓滿”,被“師父”度到“遍地都是黃金的天國世界”。

 

這些奇奇怪怪的“法理”,讓郝平對虛幻的“大法美景”充滿向往,同時,也使她的思想意識更牢更緊的被“師父”和“大法”所控制。

老徐說,那段時間,郝平就像長在了練功點上,每天早早出去,到很晚才回家。她見人就說“法輪功”這么好那么好,還說“師父”李洪志是個“神人”,能給人“消業祛病”,勸大家跟她一起練“法輪功”。大家都不愿跟她去,她就每天早起挨家敲門,喊人家跟她一起去練功。因為影響了大家休息,大家都對她意見挺大。

 

邪教“法輪功”被政府依法取締之后,大多數“法輪功”習練者幡然悔悟,紛紛與“法輪功”邪教組織徹底決裂。但是,郝平卻沒能從“法輪功”邪教迷途走出來。不僅如此,由于受李洪志邪惡“經文”蠱惑,反倒在“法輪功”邪教泥潭陷得更深,以致于產生出與鄰居的對立情緒。

老徐說,當時,一向隨和的郝平變得神神叨叨,見人很少說話,說話就說一些瘋話。大家都勸她不要再信什么“法輪功”了,她不但聽不進去,還把勸她的人當成了仇人。后來,跟她說話她也不搭理,就把自己關在家里,也不跟大家來往。敲她家的門也不給開,鄰里之間多年的情分一點也沒有了!

紅霞是郝平的好朋友,也最了解郝平被“法輪功”愚弄致死的全過程。提起郝平的受害經歷,紅霞嘆口氣說:“別提了,這‘法輪功’可是害死人了!”

 

紅霞說,沒練“法輪功”以前,通過藥物治療,郝平的高血壓、心臟病本來能夠得到有效控制,也能像正常人一樣生活。自從迷戀上“法輪功”,身體越來越不如從前,經常出現行動遲緩,呼吸不暢,嘴唇發紫的癥狀。

大家都勸郝平要相信科學,有病趕緊去醫院檢查治療。

但是,“法輪功”邪教歪理就像郝平所患的慢性病一樣,時時都在糾纏著她,不光讓她痛苦難耐,還控制著她的思想意識。面對大家好心的規勸,郝平竟搬出所謂的“法理”來加以拒絕。她說自己不是得了病,而是因為身上的“業力”太重,要想“消業”,還得繼續練功。只要真心“修煉”,“師父”就會幫著“消業”。

 

在接下來的日子里,郝平沒能等來“師父”幫著“消業”,反倒因為癡迷“消業”而使病情越來越嚴重,不僅胸悶,還出現了浮腫,并且伴有心絞痛。

紅霞說,眼見郝平的病情發展到這種程度,她和鄰居都非常著急。大家再次急切的規勸、催促郝平趕緊去醫院,說她的病不能再耽擱了!

而郝平卻始終抱定一個想法:不去醫院!

支撐這一想法的,自然是那些荒誕不經的“法理”。

 

“法理”漸漸把郝平推向絕路的盡頭,而她還在癡癡地期盼“圓滿”和“天國世界”。到了2011年秋天,她的病情已經相當嚴重,整天躺在床上,有時連飯都不吃。

作為好朋友,紅霞經常到郝平家去看望她,更少不了勸她別再相信什么“消業祛病”。但是,到了如此境地,郝平依然對“法輪功”抱有幻想。她說:明年就是“師父”說的“圓滿之年”,在這個時候放棄“修煉”,我實在是心有不甘。如果真像“師父”所說的那樣,就能“圓滿”,就能“成仙成佛”,也就不用在人間遭罪了!

 

并且,郝平還沒有忘記自己是個“練功人”,說我們“練功人”與你們“常人”不一樣,半途而廢是會被“形神全滅”的。

紅霞說,從那時起,她感到了郝平的彷徨,更感到了她對“師父”和“大法”的恐懼。

紅霞最后一次與郝平見面是在2012年的“五·一”節前夕,也就是郝平臨死的前幾天。那天,紅霞去郝平家給她送餃子,交談中,發現郝平已經有點像個“常人”。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郝平痛悔地向好朋友吐出了許許多多的心里話。

 

郝平說,我“修煉”“法輪功”這么多年,做了那么多傻事,說了那么多混話,真是白活一場!這些年來,我把錢都用在了“法輪功”上,可自己平常都是省吃儉用。說是練功能“消業祛病”,可我練了17年,沒把病治好,身上的病反倒越來越多,越來越重;說是練功能“圓滿成佛”,可我現在卻人不人鬼不鬼的;說是“二十年大圓滿”,可我卻什么也沒得著,空歡喜一場……

說著說著,郝平抑制不住內心的悲戚,竟不由自主的大喊道:“我練錯了!”

 

接著,便放聲痛哭。

紅霞說,當時,她急忙好言撫慰,說有病咱就吃藥,還說要陪郝平去醫院檢查。

郝平說:病長在我身上,只有我自己知道,現在說什么都晚了,已經是回天無力了!

幾天之后的5月5日,社區的小張到郝平家收水費,敲了半天門也無人應答。小張感到不妙,于是就找來社區工作人員和郝平的鄰居,眾人一起打開郝平的家門。進到房間,卻發現郝平已經不省人事。

120救護車迅速趕到,雖經緊急搶救,但最終也沒能挽留住郝平……

 

如今,鄰居們還常常說起郝平。他們難忘“法輪功”對郝平的迫害,更忘不了她那句悲戚的呼喊:“我練錯了!”

分享到:
責任編輯:徐虎
午夜爽爽爽男女免费观看hd,色屁屁WWW影院免费观看,老司机免费的精品视频